西洋美術史摘記

 

【西洋美術史摘記】 盧天炎

第五講:16世紀文藝復興 - 拉婓爾 (1483~1520)

◎ 上圖為教皇住所希納卻宮室,西元1511年完成。右牆面為『雅典學院』,

及另幅『聖餐禮的爭辯』作品是文藝復興全盛時期原理的最高成就。這兩幅濕壁畫代表基督教和古代學術智識上的調合。

( 節錄自『偉大的傳統』)

◎ 『雅典學院』,西元1509~11年 (右上圖) 刻畫古代哲學的全貌,

以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兩位哲學家為焦點;畫堳媬v象徵古代哲學家構思出來的完美理性架構,

和新建聖彼得大教堂方案相呼應,是日後無數「史畫」的典範。(節錄自『偉大的傳統』)

◎ 『聖餐禮的爭辯』西元1509~11年 (右下圖) 描繪重要的基督教玄意 - 聖餐。

這兩幅濕壁畫在嚴謹的對稱構圖堮i現和諧感與運動層面,融合現實和理想,堪稱繪畫史上的奇蹟。

(節錄自『偉大的傳統』)

● 畫友們從教皇朱力斯二世西元1511年新住所希納卻室的佈置,應可發現是多麼地 “ 花俏 ” ,

當然這是因為我們經過了「現代美感」的洗禮。教皇選擇了拉婓爾,

而不是米開蘭基羅或達文西來裝潢居住生活空間,可見拉氏藝術的親合力。

老盧試舉『偉大的傳統』一書中詠嘆的文字來讓畫友們進入大師繪畫美感的體驗 -

拉婓爾開始畫『聖母』系列作品,以舉世無雙的手法從溫柔仁慈的神情娷I出神性,

讓聖母的容貌震懾住此後世人的想像力。

走筆至此,就讓我想到直接影響台灣社會 “ 裝飾美感 ” 的 IKEA 家飾公司的進入,

及其所帶來民眾視覺感官選擇的變動!

◎ 拉婓爾的藝術精神,與米開蘭基羅恰好形成強烈對比,米開蘭基羅是深刻的,

甚至有點兒神秘的以及受苦的,英雄式的。而拉婓爾則呈現了田園詩般的寧靜和均衡。

特別是在他的畫裡,我們無法不被他那種近乎本能的完美的空間架構及神秘的流暢所感動。

特別是在『聖餐禮的爭辯』和『雅典學院』這兩幅巨大的壁畫裡,所有鼎盛時期的文藝復興繪畫,

在再現技巧上的克服諸如:空間、動態及明暗的處理,幾乎都在這裡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節錄自李長俊著西洋美術史綱要)

 

畫歷 典藏 新作發表 藝評 碩士論文
西洋美術史摘記 影像 舊網頁 臉書 盧怡仲網 創藝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