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美術史摘記】         盧天炎

第十六講:19世紀浪漫主義 - 法國 杜米埃 (Daumier,1808 ~ 1879)

奧諾雷•杜米埃(1808-1879年)是法國19世紀最偉大的現實主義諷刺畫大師。

他出生於馬賽一個有文學修養的玻璃匠家庭。他最初從事版畫創作,以尖銳的藝術語言揭露和諷刺社會的黑暗。

他的藝術生涯始終與法國的現實主義相聯繫。為了真理和正義,他一生坎坷,遭到過監禁、罰款,作品被銷毀,難以謀生。

巴黎公社時投身於革命,被選為藝術家聯合會執行委員。拿破崙三世為籠絡人心,曾授予他「榮譽勳章」而被拒絕,

他始終是位不屈的為正義奮鬥一生的偉大現實主義大師。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jz8zlvy.html

註:關於多米埃,有人把它列入與辜爾貝相類的寫實主義,這是因為在精神上,他有社會批評的傾向;

若從技法上說,或許它應該更接近於哥雅的浪漫派。(語出李長俊著西洋美術史綱要,老盧也認同)

● 杜米埃的『洗衣婦』作品在老盧48年前就讀台灣藝專時,就研究比對過當時美術科主任 -

台灣第一代大畫家李梅樹先生留日時期(1929~1950) 的代表作「紅衣」、「花與女」,

其中前景主題人物光線黝暗強烈對比著中景高明度左右橫越畫面的河道與岸邊建築,

在繪畫性張力彰顯內心抑鬱寡歡的情境上,實有著相互共震的連動。

名畫解析:杜米埃——三等車廂

『三等車廂』,1863~1865 年,油畫,65.4 x 90.2 公分 ,大都會美術館,紐約

杜米埃的風俗題材作品,大都是描繪他親身經歷過的事。三等車廂的狀況,就是記錄畫家經常外出乘車的經歷。

畫面擁擠的狹小空間裡,突出描繪前排三個人物,概括表現後面一群人,以坐椅靠背分隔前後,

這是生活中極平常的現象,但揭示了法國社會的等級制,在這三等車廂里坐著的都是處於社會底層的公民。

三個主體特寫人物中,最突出的是位滿臉皺紋的老婦人,人們從她的神態可見她的生活經歷。

靠著她左右的兩個人,一個入睡的少年和一位帶嬰兒的母親,他們的形象本身可明白表現出他們的社會地位,

背後的人群可從不同面貌的頭像中體現不同人物的地位和個性。這有限的畫面空間,成了法國下層社會的一個縮影。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jz8zlvy.html

仕米埃苦苦奮鬥了三年,希望靠畫油畫謀生。他曾經在巴黎的羅浮宮鑽研過雕塑,但是從沒有受過正規的油畫技法訓練。

他試圖將他在石板上製作石版畫的方法,應用在畫布上畫油畫,而將顏料先塗成明暗色塊,然後用素描勾勒線條。

我們看得出研究雕塑對他的影響,他的人物頭部給人石頭般的質感,但是又不失活潑生動的氣韻。

仕米埃為報紙所畫的畫,常常是對時政和政客的尖銳抨擊,後來的油畫作品也是對周圍生活的評議。

在這幅畫中,我們看到擠在一節火車車廂裡的巴黎勞工。1864年,也就是創作這幅畫的前幾年,

仕米埃曾經發表過一幅漫畫,表現的是類似的車廂情景。畫的解說詞是「三等車廂萬歲!

在這裡人們也許會因窒息而死,卻絕不會被刺喪生。

你認為這解說詞是什麼意思?仕米埃是不是帶著同樣的感覺創作了這幅油畫呢?

原文網址http://vr.theatre.ntu.edu.tw/fineart/painter-wt/daumier/daumier-01.htm

杜米埃《堂吉哥德》_ 孤獨的英雄堂吉哥德現實主義騎馬像 1868年

《堂吉哥德》,1868年,法國,奧諾雷•杜米埃,畫布油彩,51x32cm,德國慕尼黑新繪畫陳列館藏

由于政治諷刺漫畫為奧諾雷•杜米埃招致了牢獄之災,自1848年起,杜米埃畫了許多小幅油畫作品。

他的油畫如同諷刺畫一樣,造型不求形似,只注重色塊与形体的神似,素描結構極其簡略。

他從文學名著和生活中選取素材,他從1850年到1870年間以堂吉哥德為主体,一共製作了29幅油畫、49幅素描。

本幅《堂吉哥德》(Don Quichotte)中,荒野中的一抹幻影,以及光線、色彩、

線條和構圖全都是為了表現主角的孤獨及其英雄般的緊張感。在如金屬般沉重的山坡上,英勇的戰士沒有眼睛、沒有面貌,

頭部是与荒山中的紅土相似的鐵蛈滫煽雀禲A以逆光的方式,突出在半透明的灰黑色盔甲之上。

堂吉哥德從頭到腳沐浴著光彩,他是這個世界上活生生的靈魂。在他的周圍,是一塊被風化了的世界,

而他似乎是世界上唯一的一股力量。

在這凄涼的孤獨中,只有瘦骨嶙峋的白馬相隨,那白堊般?蒼白的色彩,把這有如幻影般的形象變成了《啟示錄》里的坐騎。

黃色的地面上沒有生活的痕跡,停留在這儿的只有人和動物的透明光影。以藍綠色為主調的天空空曠而昏暗。

杜米埃對色彩的處理,很有些表現主義的意味,單純的大色塊在畫面上組成了富有張力的另類感覺,

像評論家對康定斯基《有教堂的山地風景》的評論:“由紅、黃、藍、綠四色組成的若干強有力的色彩組合支配著畫面,

借助一些平面,點和短筆触把形式概略地描繪出來,主題不過是釋放色彩力量的借口罷了。”雖然?面主要是具象的內容,

但色彩卻是富于表現性的。

《堂吉哥德》在每一處色彩、每一處光影、每一處線條界限上的轉換,都是在創造一种象征、一种神話。

在這里,按照浪漫主義的美學觀,滑稽和崇高融為了一体。杜米埃并非為塞万提斯畫插圖,他再創造了這幅作品。

他從小說中獲得提示,把人物放在史詩的范疇。畫面并不特指小說中的哪個具体畫面,而是作者意志的一种傳達。

在這個世紀,似乎也只有戈雅如此真實地展示了對像堂吉哥德這樣的族英雄的禮贊之情。但是杜米埃比戈雅表現得更直接、

更隨性,從主角枯瘦雙腿一直延伸向天空的長矛就好像一枚孤獨的英雄主義徽章。盡管作品的尺幅很小,

卻顯出紀念碑般的气勢。藝術家的意志受某种經歷起的情感的牽制,生活上的不如意以及民主共和斗士的身份,

使杜米埃用手中的畫筆?強地揭露法國當局的腐敗、議員的丑陋以及底層人民的艱辛,可以說,

杜米埃終其一生都在做堂吉哥德式的斗爭。

他与堂吉哥德、与堂吉哥德偉大的神話合為了一体。 http://www.aihuahua.net/youhua/xiaoxiang/9332.html

《洗衣婦》

杜米埃之多才多藝使我們無法把他歸入任何一個流派。他的內容是現實主義的,但他的畫法有時是古典式的,

有時是浪漫派的,有時又具有象徵意味,我們甚至在他的最後一幅作品《柯羅像》中還看到了印象主義的畫法。

但這又不是說杜米埃是一個折衷主義者,實際上他的個人風格是十分明顯的,這不僅反映在他的素描和版畫作品中,

還反映在他的雕塑和油畫中。他的雕塑與他的漫畫一樣,具有誇張的造型、遊動的線條和神經質般的動態,

這使我們想起了20世紀雕塑大師賈克梅蒂的作品。而在油畫《洗衣婦》中,雖然作者沒有使用他有力的線條,

而是通過色彩和塊面對比來塑造形體與空間,但我們仍然能區別出它與其他畫家作品的不同。

杜米埃也像米勒那樣略去了人物的細部刻畫,而用人物的整體動作表現出母子之間的親情,

但杜米埃式的誇張與漫畫效果仍從人物的造型和動態中透露出來。值得注意的是,

這種處理已沒有了米勒的那種神秘感和謙卑感,而更具有了現實的生命力。

這種生命力我們將在雷諾瓦的那些人體中再次看到。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jz8zlvy.html

怡仲畫室 http://www.artoday.com.tw/feel/index.html

創藝網 http://www.artoday.com.tw/

 



畫歷 典藏 新作發表 藝評 碩士論文
西洋美術史摘記 影像 舊網頁 臉書 盧怡仲網 創藝網